檀轩实业

微派建筑风格民宅经改造设计而成民宿设计案例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例推荐 >>   微派建筑风格民宅经改造设计而成民宿设计案例

微派建筑风格民宅经改造设计而成民宿设计案例

田园乡村是根植在每个中国人心底最深刻的浪漫。这种“浪漫”在城乡差异持续拉大而造成的“永远回不去的故乡”的现实渲染下,愈发强烈。在喧嚣嘈杂的城市生活中,土地资源稀缺而昂贵,若能在田园间拥有一处宅院,与清风朗月为伴,与志趣相投的好友置酒言咏,真的是“终日不倦”。尤其是随着年龄渐长,越发觉得“白的花胜似绿的叶,浓的酒不如淡的茶”,对无价值可衡量之物更加珍惜,明月清风本不用一钱买,世间好物似乎总在质朴的乡村生活中才能得到最本真的还原。

民宿设计案例,民宿设计,民宿设计公司1

民宿设计公司初次踏勘项目地时正值寒冬,徽派建筑的门头上“积善流芳”的字迹业已模糊不清,即便如此,局部坍塌的老宅在枯树在杂草的衬托下,竟和自然十分和谐。建筑主体属于典型的穿斗式木结构,外部墙体做法为中国历史悠久的夯土墙技术,从局部坍塌的墙面内部还能看到暴露出的一根根水平方向的竹制“墙骨”。民宿业主周先生对传统建造技术有着很深的情结,对老宅的感情之深可见一般。民宿设计充分尊重了他的情感记忆,以“自然营造”为总体策略,不增加不属于场所本身的体量或装饰,尽量减少对自然环境和乡民的生活影响。对保存完整的徽派建筑风格老墙及穿斗式木结构进行复原修葺,对坍塌严重部分引入新结构,使老建筑与新结构交相呼应。拆下来的旧木料、旧砖瓦、花瓶式柱础都将被重新被利用,老宅内的古树根据景观布局进行移植栽种。

民宿设计案例,民宿设计,民宿设计公司2

林语堂先生在台北自宅中写了《不亦快哉二十四则》,其中有对理想宅院的描述:宅中有园,园中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树,树上见天,天中有月。不亦快哉!庭园古往今来便是中国文人所向往的住宅。在本案的设计中,我们几乎完全延续了原建筑外部的建造特征,外立面的徽派老墙头也得以完整地保留。叩开这扇老木门上的兽面衔环辅首,一个自己仿佛与另一个自己在光阴里隔世重逢,一个世纪的记忆在周家人心中发出深厚而温润的回响。

民宿设计案例,民宿设计,民宿设计公司3

民宿设计中对空间的划分组织依然沿用旧有“三进三开”的合院布局形制,并强化了原有传统材料的形式秩序。14间客房沿建筑外侧布局,穿插若干景观庭院,保证每间客房良好的景观视线的同时,留出大量的公共空间满足现代生活所需。旧有庭院住宅最大的劣势是采光,因此我们将局部墙体以玻璃幕墙替代。围合的是私密的空间,通透的是公共空间,静谧开合,院落、长廊、一花一草一木互为景致,体现层次和意境。四季五感,只在这一亩三分地之中都可看尽。韩愈笔下那句“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或许就是在这样的庭园中才有感而发的。

民宿设计案例,民宿设计,民宿设计公司4

沿着主入口的一排毛石矮墙拾级而上便进入了周家老宅。通过毛石、沙砾、以及废弃的小青瓦用于不同区域的地面铺装,以少量的绿植来创造“半山、半石、半绿”的留白意境。无需明确的界定,院墙、绿植、地面铺装就已经为空间做出了区分,让室内与户外空间在自然四季变化中自然转换,在有限的空间中创造多样的游走序列。穿斗式木结构集中在大堂复原,古老而幽深的木色配合少量柔和的灯光更显空间的深邃,一种时空交叠的体验。大堂地面的青石板就地取材,尽量保留原始建筑及当地文化气息。当民宿设计的细节完全与环境相融时,装饰也便不是矫饰,而成为了环境的一部分,成为物质它自身。大堂内部,玻璃幕墙和木质格栅的运用让整个空间更加通透开放。室内采光良好,只需极少量的灯具点缀。

民宿设计案例,民宿设计,民宿设计公司5

客房区室内装饰以原木色为主色调,墙面采用颗粒涂料强调新与旧的对比。我们对于某些所谓的“极简主义”民宿设计保持怀疑,尤其是在酒店客房中所出现的水泥材料。而木材则有自己的记忆,会随着时间呼吸,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色泽,它简单、质朴、有温度,给入住者带来家一般的温暖。客房后院有银杏、红梅等丰富的植被,住户可由此上山体验乡野乐趣。今年冬天,后院的柿子比往年结的都更丰硕,明明枝干都已苍然秃颓,可红色如染的柿子却耀眼动人。就像是鲁迅笔下那颗做着“小粉红花的梦”的枣树,似乎知道秋后要有春,春后还是秋。山中岁月也全非杀鸡宰羊之类粗俗的烟火气,自然也有拈花把酒的诗情画意。

民宿设计案例,民宿设计,民宿设计公司6

民宿设计公司晓涵认为,建筑是一门空间的艺术。但建筑,也是一门时间的艺术。—卒姆托。从民宿设计到建造,本案的复原刚好历经两个四季轮回;从废墟到繁荣,周家人的老宅复兴梦延续了一个世纪。让一代人或几代人的温暖记忆再现、存续。往后,它将吸纳不同人们生活的轨迹,在当代生活中创造新的品质。对于民宿建筑师而言,我们的使命是终日平衡脑海中理想的山居生活空间与不那么饱满的现实的差距,以及乡村营造这一特殊语境下所需要处理的社会场景和情形。在本民宿设计过程中,乡村营造带给我们的思考一方面是科班出身的“专业”与乡村“无建筑师”这样的现实情况的撕裂。比如,我们最初希望将外立面的墙都以做旧的方式来粉刷,而当地工人一下就全给刷白了,而我们正统的“刻板”做法,也被当地村民嘲笑了好一阵。这种矛盾是每个从事乡村营造的建筑师都深有体会的。值得欣慰的是,当项目建成后,当地的许多村民开始对于自建房屋的改造有了新的认识,而在“美丽乡村”、“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类似的项目一定会越来越多,帮助农村经济的振兴,从而让更多城市的人回流,空心村的现状得到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