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轩实业

酒店业同期营收大幅下降不少酒店推出隔离房自救

首页 >>  新闻中心 >> 品牌观点 >>   酒店业同期营收大幅下降不少酒店推出隔离房自救

酒店业同期营收大幅下降不少酒店推出隔离房自救

突如其来的疫情致使酒店业同期营收大幅下降,经营面临压力。近日,华住酒店、亚朵酒店、东呈国际集团等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当前情况,一方面对旗下加盟商减免加盟费,另一方面试点推出“居家隔离房”,度过困难。酒店设计公司晓涵认为,短期内疫情影响难以消散,除了积极寻求政府及金融机构的支持之外,酒店行业当下最要紧的是做好现金流管理。在依据实际需求推出“隔离房”带动客房销售的同时,尽可能减少其他费用支出。而这对于酒店业主的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突如其来的疫情,令人不得不闭门在家,往年此时本该热闹喧嚣的酒店,变得门庭冷落。有酒店从业者将此次疫情称之为“一次对酒店行业精准致命的打击”。作为杭州建德一家汉庭加盟店的店长,张丽度过了3年来最为轻松的一个春节。在往年,春节期间,她所在的店生意火爆,大年初一到初五,全部满房,而今年却没有一个人住。张丽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1月21至1月24日,平均每天有40%的入住率。但是,从1月24日后,整个情况突然就变了,入住率直接跌到了零。

港中旅维景酒店一位品牌负责人表示,旗下酒店处于半停业状态,此前的团队预定已经取消。在餐饮方面,营业额也基本为零。据东呈国际集团提供的数据显示,受到疫情影响,旗下全国门店春节期间平均订单间/夜取消率超过40%。来自携程方面的数据,也从侧面说明了酒店行业订单的流失情况。从疫情开始发酵时,携程大住宿业务的电话进线量就成倍数增长,最高时达到8倍,酒店管家(在线客服)甚至达到了12倍,截止目前,已经完成数百万订单的退订。

“仅春节期间,入住率绝对数同比去年春节下滑近50%,收入同比下滑80%。预计疫情期间东呈2020年同期经营计划完成率仅三成左右。”东呈国际集团相关负责人说。酒店设计公司晓涵从有关数据了解到,春节以来各大酒店入住率下滑80%以上,有的入住率不足4%,比2003年非典期间的30%-40%还低。更为糟糕的是,酒店营业额大幅损失的同时,却需要每日支付高昂的固定成本。华住集团CEO季琦在内部信中表示,华住集团每个月的员工工资开支约6亿元,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超过3个月,可能不得不安排员工调休,只发基础工资,并申请暂缓支付社保养老保险等。如果疫情时间超过6个月,那就是36亿元,即便与加盟商一起,也难以承担。

“华住这么大的集团,只能坚持3个月,3个月后也只得采取安排员工调休等措施,对于我们这种小店,更是难上加难。“一位单体酒店的老板向记者表示,他的酒店有80间客房,已经大半个月没有客人入住,但租金、员工工资等需要照付,现金流面临巨大考验。酒店设计公司晓涵认为疫情的持续,对酒店业的冲击是显著的。由于多数酒店都处于入住率极低的情况,营业收入大幅下降,但是各项支出却没有减少,比如员工的工资、酒店的物业租金,当下酒店行业最重要的就是做好现金流管理。

疫情仍在蔓延,消费者外出消费在短期内难以实现,如何“自救”成为酒店行业需要共同思考的问题。华住方面表示,针对员工返回原工作城市需要居家隔离观察,但许多企业无宿舍或集体宿舍无法达到“个体居家隔离”的痛点,2月5日起,华住在400多个城市推出“安心净享专属房”。仅一天时间,已有数十家企业接洽此项连住业务,全国用房需求量预估已经近6000间,上海地区超过2000间。酒店设计公司晓涵注意到,不止华住一家发现了这一商机,维景酒店也推出了类似的“隔离房”,出售给有隔离需求的企业和个人,价格为连住7天2888元/间,连住14天4888元/间。

尽管这一举措,能给酒店带来现金流入,但也带来了一定的安全隐患。对此,华住方面回应称,在消除安全隐患方面,除进行多次清洁消毒、配备口罩、线上问诊等,还利用科技手段实现了机器人送物、自主入住等,减少人员接触感染的风险。除主动发掘需求,提高客房入住率外,维景酒店相关负责人表示,尽可能去减少灯光、空调方面的消耗,节省运营费用。

据了解,相比去年同期,亚朵集团春节期间的出租率下降了85%,在酒店业务难以开展的情况下,发力电商等其他非酒店业务,线上销售消毒清洁产品、洗护产品等。酒店可以根据出租率情况,灵活机动地关闭和启用部分楼层,以降低成本。于此同时,可以借鉴亚朵等中高端酒店的跨界经营方式。其实,除大型酒店集团外,数量庞大的加盟商更值得关注。记者注意到,已经有酒店品牌对加盟酒店推出帮扶措施。据东呈国际集团介绍,会对湖北疫区、参加公益活动和纳入政府指定防疫接待酒店的加盟商进行管理费和中央预订渠道佣金的减免,除此之外,向加盟酒店提供“缓本息、降利率”的金融支持。

同时,来自华住方面的消息称,对全国范围内5049家已开业加盟酒店减半收取加盟管理费,并对湖北省内封城地区加盟酒店免收加盟管理费。除自救外,酒店从业者也希望从政策上获得有效的支持,尽早走出疫情阴霾。“酒店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应适当放宽贷款条件,降低融资成本,对受灾严重的酒店住宿业免去疫情期间的贷款利息,对未裁员的酒店企业允许延迟支付银行利息,鼓励自救。”东呈国际集团相关负责人如是说道。

值得关注的是,近日,北京、上海等地已接连出台措施,减轻中小微企业负担。例如,北京出台的16条措施中提到:对受影响较大的中小微企业停征特种设备检验费、污水处理费、占道费;减免中小微企业房租;受疫情影响纳税申报困难的中小微企业,可依法办理延期缴纳税款,最长不超过3个月;补贴小微企业研发成本。在酒店设计公司晓涵看来,政府及金融机构的扶持措施可以减轻企业负担,但是,最根本的还是要酒店研究出新的社会需求、做好人力资源相关工作、处理好与员工的关系,为行业复苏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