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轩实业

中国酒店大变局已经开始,未来几年将迎来大变化

首页 >>  新闻中心 >> 品牌观点 >>   中国酒店大变局已经开始,未来几年将迎来大变化

中国酒店大变局已经开始,未来几年将迎来大变化

疫情黑天鹅让全球旅游受到重创,酒店行业更是哀鸿一片,三个月时间,中国酒店大变局已经开始,不少单体酒店纷纷倒闭,一些以前实力很强的连锁品牌也步履蹒跚,酒店行业彻底堕入青铜时代,接下来的五一小长假,是中国酒店业疫情后最重要一场考验——要么青铜变成烂铁,要么青铜变成王者……

民宿酒店设计案例,民宿设计效果图

大气高雅温暖妥帖暖人细节颇多的民宿设计案例

2020年春节期间,由于突发疫情的影响,各行各业开始停工停产,中国的酒店业也进入至暗时刻。酒店设计公司从中国饭店协会相关报告得知,受疫情影响,74.29%的酒店和民宿选择直接闭店,平均闭店天数达到27天,今年前两个月,国内酒店和民宿类等住宿企业营业额损失超过670亿元。根据企查查相关数据,我们发现,一季度我国酒店相关企业注册量创下近五年来新低,仅有6.6万家企业新成立,而被注销的酒店企业达到1.3万家。注册和注销比是5.3万家,也是5年新低,如2018年、2019年1季度,虽然注销的酒店企业达到1.4万家和3.6万家,但是同期注册的企业则分别达到了9.2万家和10.6万家。

酒店设计晓涵还从相关数据得知,从1月底到4月初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内,中国倒闭的规模以上企业大概在30万家左右。仅仅是服务行业,从1月底到2月底,中国餐饮业的损失就高达5000亿人民币左右,而中国大旅游行业的损失在1万亿左右。在此背景下,不少酒店为了维持资金运转,采取了打折促销等手段降低损失,但即便如此,仍有不少抵御风险比较差的中小酒店未能挺过疫情期的市场寒冬。除了这些被注销的酒店企业,据了解,还有大量已经倒闭关门的酒店(以单体酒店为主)并没有第一时间注销,这个数据还需要进一步统计。此外,即使开业的酒店,生意也不可能迅速的恢复到从前。除了客房的影响,酒店还少了两块特别大的业务:一块是会议场地的预定收入,一块是婚宴酒席的业务收入。

酒店人都知道,婚宴、会议、企业活动等业务收入大概占酒店营收的半壁江山。酒店设计公司小编从会议场地预订平台相关数据得知,第一季度,全国会议大量取消或延期,今年1月20日-2月29日这样的全年会议淡季,仅在北京市朝阳CBD就有560万的场地预订金额被取消。同期,全国范围内的场地预订取消金额近亿元。当然,这一现状正在逐步改变,但是由于国际疫情的不明朗,以及国内疫情造成的一些反复,复苏并不是一帆风顺,即将到来的“五一”,以及“五一”带热的国内旅游市场,无疑被我国酒店业当成最近的一根救命“稻草”,让不少从业者看到了生存的希望。但是,你不得不承认,疫情带来的残酷阴影仍在,酒店行业的第一个变局仍在持续,还有一批“身残体弱”酒店可能挺不过二季度。

OYO式的单体酒店加盟将发生革命性改变,变局不仅仅在于大环境,酒店圈内部的变革一直就没有停歇过。这两年,OYO这个门外野蛮人,一直敲打着中国酒店品牌的心,在这之前,他们优哉游哉地按照自己的节奏开酒店、升级酒店、布局生态,但是OYO以互联网特有的摧枯拉朽神话冲击着中国酒店业的生态发展。当然,OYO可能并没有互联网企业本该具有的“工匠良心”,所以作为一个外来的和尚,它并没有念好经,经书没有问题,但是念的人可能不对,做了很多“鸡贼”的事情,硬生生把自己的品牌给搞砸了。酒店设计公司小编了解到,有不少单体酒店业主面对新时代的变化,自己做酒店劳心费力,OYO的互联网思维加盟模式,确实具有吸引力,业主们放手将酒店交给OYO打理。但是,后来的OYO骚操作不断,比如采取“自杀式”的低价促销,酒店定价低至29元、39元,甚至为了给OYO自己的APP增加用户,APP里的定价更低。大批酒店业主不满这样的促销低到成本都挣不回。可OYO有自己的盘算,它们认为通过低价围剿同一区域的同类小酒店,能迫使其陷入困境,或者倒戈加盟OYO。

业内专家分析,OYO最大的问题“除了造假数据,更糟糕的是对利润的贪婪导致契约精神缺失。”今年2月,OYO公布2019财年业绩,该公司全球总营收9.51亿美元,中国区市场收入3.07亿美元,占比不到1/3。净利润亏损扩大了6倍,从上一年度的5200万美元扩大到了3.35亿美元,而中国区市场亏损1.97亿美元,占比超过了58%。疫情到来,OYO在中国则是更惨,除了无数个“首席××官”辞职,今年以来,OYO的坏消息层出不穷。在疫情和经济形势的双重打击下,整个公司似乎风雨飘摇。除了OYO受影响,华住投资的H酒店、美团旗下的轻住酒店,同程艺龙投资的OYU也面临同样裁员收缩的问题,日子也并不好过。

但很显然,OYO以及嘴上骂OYO身体却非常诚实学习OYO的中国酒店集团们,明白OYO绝对不是一个怪兽。这家来自印度的酒店集团,2017年11月才进入中国,竟然在15个月内将酒店数量从0增长至6700家,遍布中国292个城市,其中多为三四线城市。2019年更是以超快的速度飞奔,官方提供的数据称到2019年底已经扩张至近2万家酒店。这样的商业变局,酒店设计小编认为正是中国酒店行业多年陈腐不前等原因造成的。它背后的始作俑者说到底就是巨大的单体酒店存量市场。

据《中国酒店产业报告》数据,中国酒店存量市场中有约92万家单体酒店,占比超过85%,可触达的市场规模接近1万亿。然而这些单体酒店普遍存在生存压力大,转型升级难的问题。一方面,单体酒店缺乏专业的运营管理人才,获客成本高、获客渠道少,无品牌化,整体品质低,没有集中采购优势,导致整店获利难。另一方面,相对严苛的加盟条件、高昂的加盟费等壁垒,也阻隔了单体酒店通过加盟传统连锁酒店集团,实现进一步发展的通路。与此同时,住客对于单体酒店低质的整体印象和安全、卫生问题的普遍担忧,也影响了单体酒店的发展。疫情后时代,酒店设计公司认为单体酒店更加势单力薄、风雨飘摇。在住宿业市场竞争越来越残酷的情况下,存量市场的争夺将会更加血雨腥风。是资本驱动下充满狼性的OYO们克服自身短板,“改邪归正”,卷土重来?还是中国酒店品牌的一次涅槃重生,再次出发?现在虽然没有定论,但单体酒店加盟革命这样的大变局,依然是未来5年的主旋律。

周边游率先复苏酒店业,进入慢疗伤阶段。前面,酒店设计小编更多谈的是背景,后面两段,我将着重聊下,疫情后酒店行业的趋势。很明显,酒店业作为旅游业的一个重要承载,它的复苏离不开旅游业的复苏,而疫情之下,旅游业的逐步复苏一定是经历三个阶段:周边游——国内游——国际游。从刚刚过去的清明小长假,到即将到来的五一小长假,酒店业的第一波复苏正在走来。时隔一个月,我们会发现,复苏的力度开始越来越大,这是酒店从业者需要抓住的机遇。

酒店设计公司晓涵从去哪儿网数据探知,与清明假期相比,今年“五一”假期的出游时间显然更加充裕,游客的出行选择也更丰富,以高铁游为例,现在高铁游范围已经从“1小时生活圈”扩大至3小时度假路线。同时,由于疫情形势更加明朗,假期由3天到5天,周边游已经由“出去散散心”逐步恢复至“生活型度假”。自备食材、开火做饭,和家人亲友们一起出去野餐、住宿,自驾住民宿或者精品酒店,这种不与陌生人接触的方式正受到越来越多人青睐,而围绕旅游目的地吃住娱的闭环消费也成为疫情之后人们出门旅游的潮流。你会发现,正在火爆的周边游,用户更加关注住宿产品的安全和品质,更加关注住宿个性化和私密性。个人认为,这是中国旅游里程碑式的改变。根据相关调查数据显示,今年“五一”周边旅游,更多人倾向于选择自然风光类目的地。倾向优先选择的地方,分别是乡村占38.94%、温泉占7.67%、森林占17.11%、海滩海岛占21.53%、其他占14.75%。所以,正是因为这些旅游业态的改变,对于酒店从业者来说,更要从品质服务以及新型住宿消费特点入手。

以民宿为例,国内民宿市场已经出现早期恢复信号,人员密度相对较小的“乡村民宿”成为兼顾休闲放松与保持“社交距离”的好去处。近期客栈、农家乐、乡村小屋、别墅等房源类型的周预订量环比增速有明显提升,其中,“五一”客栈房源的搜索量达到去年同期的2.2倍以上(截至2020年4月18日,入住日期为2020年4月30日至5月4日)。酒店设计小编从携程数据了解到,目前消费者已预订的酒店中,四星、五星间夜占比达55%,高星级酒店明显更受欢迎。预售中,五星级酒店的间夜占比达到了50%,选择1000元以上酒店产品的订单比例也在全部订单中占比最高。

酒店设计公司从相关报道处得知,在去哪儿网上,上海养云安缦酒店5月1日当天仅有1.9万元/晚与2.8万元/晚的两个房型还可以接受预定。在过去的一周,平台上“五一”小长假期间度假型酒店产品的搜索量增长3.7倍,其中江浙沪地区、川渝地区、珠三角地区成为出行热度最高的三个地区,无锡太湖鼋头渚景区、苏州阳澄湖度假区、杭州西溪湿地等“五一”旅游热门景区周边酒店已经出现订不到房的情况。而京津冀地区健康状态互认之后,相关酒店产品关注热度也出现明显上涨。所以,我们可以看出酒店业的第三个变局,正在从周边游复苏中进入“慢疗伤阶段”,接下来一定是国内游,然后就是国际游。好消息是,进入4月份以来,随着北美、欧洲地区的疫情扩散逐步得到控制,各国逐渐放松管制,大部分地区的酒店预订量也呈现出缓慢上升的趋势。

分散式旅游兴盛,低热度小城迎来新住宿机遇。最后一个变局,酒店设计公司晓涵觉得可能没有人太多关注,但却可能是未来10年,酒旅行业最大的变局。进入21世纪第20个年头,中国的旅游生态和配套业态,正在下沉,低热度小城迎来新旅游和新住宿机遇。随着旅游思维的改变,未来的旅游从集中式旅游逐步走向分散式旅游。这次疫情,催生了周边游的火爆,这也间接催生了分散式旅游的高速发展。以珠三角为例,从往年的经验来看,游客的流向以广州、深圳、东莞、佛山等城市为中心,向粤东西北扩散,且随着距离延伸呈现出递减的效应。而今年的五一小长假,不少游客开始选择靠近邻省的地市,或者较为偏远的山区,比如选择连州、紫金、廉江、吴川、徐闻等非热门的县市,这些地方,一样有很好的美景美食。从自驾游来说,目前广东省高速公路四通八达,前往粤东西北都有高速直达,很多游客开始边游边玩,比如说走粤西线,到开平逛逛碉楼,然后前往恩平泡一泡温泉,再前往阳江、茂名、湛江等地。

酒店设计小编根据相关数据分析,相对于热门的目的地和景区,今年“五一”不少游客选择低热度的小城。比如说连山,相比云南元阳、广西龙胜的梯田,清远连山的梯田可谓养在深闺中,美景并不逊色,此时正值梯田春耕时节,田园风光无限。又比如说地处南岭山脉南麓的始兴县,可以来一趟摘果游,当地枇杷正上市,而且始兴历史文化丰富,围楼众多,值得好好走一走体验一番。再比如说新会,可以去体验一下陈皮制作,近几年新会小青柑茶颇受欢迎,不妨去买点回来作手信。广东民宿众多,一般民宿接待量较弱,人也不多,可以挑选心水的山居民宿、海边小屋等,一家人换一个地方生活几天,优哉游哉度过“五一”假期。这些变化,对于住宿业来讲,酒店设计公司小编认为都是机遇,旅游目的地正在下沉。当前,全国各地都在推进全域旅游,更多的年轻人开始热衷于“无景点式旅行”、“分散式旅游”,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所以新兴旅游方式也不一定要去景区景点,反而更多的是人愿意走进当地,体验当地的风俗民情,寻觅当地的知名美食,看一看夜景,逛一逛老街,也别有一番风味。

2018年的中央1号文件,国家开始全面部署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一战略的提出,既是对以往乡村政策高屋建瓴的总结,也是未来乡村发展的战略纲领。在这样的机遇下,加上疫情造成的一些新业态变化,对于旅游大住宿业来讲,正是很好的布局。目前,中国的乡村旅游以及三四线城市的住宿配套,其实还停留在比较初步的阶段,面对“下沉”的游客,抓住这个机遇,做好各方面服务,赢得他们的口碑,显得尤为重要。综上,经此疫变,中国的酒店业正在经历住宿业的青铜时代,可以预见,接下来的酒店市场竞争将越来越激烈,未来的十年甚至五年内,中国的酒店业格局将发生重要变化,是成为烂铁,还是成为最后的王者?我们拭目以待。